中新網鄭州1月13日 (記者吳揚)這是河南省公安廳公佈的一組用鮮血和生命凝成的數字:2014年,河南省公安機關有22名民警、3名職工因公犧牲,161名民警因公負傷或致殘。再往前溯。2010年至2014年,河南省公安機關120名民警因公犧牲,平均每年24名,平均年齡42.9歲;536名民警因公負傷或致殘,平均每年107名,其中295名被民政部門評定為不同傷殘等級,占到全省因公負傷總數的55%。
  讓記者感動的是,這組數字呈現的不僅僅是英雄本人的壯舉,還有英雄背後家庭:父母、妻子、兒女,為社會安寧,他們同樣在承受著常人承受的確壓力,奉獻著他們的力量和生命。
  新鄉市公安局平原派出所治安管理大隊大隊長劉華偉生前一直感覺最愧對母親和兒子。2012年10月,劉華偉的母親突發腦梗被緊急送進醫院。當時,劉華偉正在處理一起聚眾毆鬥事件,沒有及時趕往醫院探望,等他來到醫院時,母親已經失去意識,成了植物人。誰料,又一個沉重的打擊襲來,2014年夏天,劉華偉正在讀大學的兒子,因突發腦溢血被送往醫院搶救,劉華偉趕到醫院只作短暫停留,留下妻子獨自照料,又匆匆返回工作崗位。有朝一日工作不忙的時候,再到母親床邊盡下孝心,再撫慰下病榻上兒子的心靈,誰想,這一遺憾竟被劉華偉帶到了“天堂”。白髮人送黑髮人,對這個多難的家庭而言,又該是一種怎樣的痛?
  方城縣公安局刑警大隊民警宋玉山在生前也是把工作看得比啥都重。2014年9月,宋玉山的父親和大伯因為車禍和疾病同時在同一個醫院接受治療。其間,宋玉山因為辦理案件,三次路過醫院,始終沒抽時間上樓看望老人。老人思兒心切,卻不敢對兒子說,怕他分心而影響工作,只能偷偷抹淚。宋玉山的妻子說,他成天忙著破案,很少跟她回娘家走親戚,每次都是她一個人去又一個人回,娘家人不知情還以為夫妻倆鬧了矛盾。對此,宋玉山也感覺不好意思,承諾妻子等忙完手頭工作,一定陪她回娘家走一趟。誰知,這一別,便陰陽相隔,他再也無法兌現這個小小的承諾。
  開封市公安局南苑派出所民警孫占紅犧牲後,他的妻子郝桂芳哭著說:“占紅對我說的最多的話,就是家裡的事別指望我。”郝桂芳下崗多年,沒有收入,女兒正在上學,全家的生活都指望孫占紅一個人的工資,家裡買不起房,一家人便擠在郝桂芳娘家的房子里。孫占紅是隊里最困難的民警,但每當所里為他申報困難家庭救助,他還主動要求照顧其他民警。孫占紅經常幫教刑滿釋放人員,為他們找工作,卻始終沒有利用熟人關係為妻子謀個飯碗。生前,孫占紅沒能為家庭做太多的貢獻,如今他不在了,這個家庭唯一的精神和經濟支柱也倒下了,郝桂芳決堤的眼淚流個不停。
  提起父親張學軍,兒子張秋迪未語淚先流。他說,從記事起,對父親的印象就倆字:太忙。由於聚少離多,他和父親漸漸出現了隔閡,心理上產生了鴻溝,也不再喜歡和父親當面溝通,而是選擇了特殊的交流方式——紙條對話。幾年下來,父子間的“對話便條”寫了兩百多張。張秋迪哭著告訴記者,他以前年幼,對父親不理解,現在自己也成了警察,才理解了父親生前的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因為每打掉一個犯罪團夥,就能為老百姓換來一片安寧,這是一種驕傲的成就感,再苦再累都值。
  像這樣的故事,在河南公安系統還有很多。記者在與一位基層民警聊天說,為什麼你們不能多抽出點時間陪陪家人?這位民警回答說,警察有家也有愛,也想常在家裡享天倫之樂,實在是肩上的責任太重,心理放不下。“我說這些可能你不理解,如果你是警察,可能你就不這麼問了!”。
  記者在基層採訪時發現,很多警察都有這樣的同感:除了破案、追逃、忙工作,基本上沒有自己的時間。用一句流行語,警察的時間都去哪兒了?!
  據河南省公安廳透露,2014年,全省公安機關破獲刑事案件59328起,其中打掉惡勢力團夥323個,打掉制販毒團夥54個,搗毀食品犯罪窩點503個,破獲“兩搶一盜”案件10955起,破獲經濟犯罪案件2954起,破獲涉黃涉毒案件615起,抓獲網上逃犯17711人。
  同時,排查化解矛盾糾紛16049起,督查整改火災隱患157.6萬處,道路交通事故起數、死亡人數、受傷人數、財產損失同比分別下降9.03%、17.95%、8.63%、3.76。  (原標題:河南公安英雄背後的故事:有家也有愛)
創作者介紹

健康枕頭

jx38jxabp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